【如龙】二重奏▪之二

概要:以官方劇情為基礎延伸的AU,在這故事裡,桐生依然沒及時趕到,然而事情在這部分有了另外的發展。

保險起見去溫故了一下劇情,發現自己差點就搞錯時間線了。依然是立華的視角為主,稍微描述雙方的內心變化,對於立華的方面有增加諸多自己的揣測。


Chapter 2

亞細亞街空無一人。

平時或多或少都會有操著不同腔調的中文此起彼落的這條街上,現在宛如一座空城般,沿途的餐館也都拉下鐵門,恐怕是深深鎖著的,這場景倒是讓立華想起自己還待在這條街上休養的時候曾經聽聞如陳先生這把歲數的老人家談過--古代中國宵禁將會讓店家們搬上充當門扉的長木板,一片一片,緊密的靠在一起,而原本熱鬧的街道突然就陷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冷清,只有巡邏的偶爾會提著燈晃過去。

立華小幅度的甩了甩頭,把不合時宜的想法驅逐出腦袋。

當尾田一腳踹開了鐵門,沿著僅能容納一人通過的陡峭樓梯走上二樓,側身鑽過狹窄的走廊,把它放置在盡頭的空房間時他板起臉,嚴肅地看著正準備去拿急救箱的對方。「尾田先生,差不多該告訴我事情原委了吧?」口氣也跟著有些凌厲。

尾田捧著急救箱回過身時,表情透出了些許為難,然後在四目相接後轉為一聲嘆息。「我會的,社長,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你的傷必須先止血與包紮,我慢慢跟您解釋好嗎?......我會一五一十的說明。」

這是非常大的讓步了。立華明白這個骨子裡倔強的男人對自己-更何況是強硬下達命令的自己-都是無條件的服從。有時候,很少的時候,他會猜想尾田純這個人的『忠心』究竟有沒有極限,而那條無法跨越的線又是什麼?要知道,在他的生命中,背叛簡直是家常便飯了,而處處提防人也宛如一種無法改變的習慣,他一方面感謝著尾田先生的那份忠心,卻又不禁為了對方對於當年將筱喬賣給韓國幫派那件事的隱瞞而小心提防著這位『副手』。

桐生先生的說詞他猶記在心,正因如此,他更加深了對尾田先生的防備。

一直到剛才尾田先生闖入大樓中都是的。立華默默的看著尾田把急救箱放在床緣,單膝跪地,皺著眉頭打量血肉模糊的腳趾,眉間透出了濃重到簡直能看見實體的憂慮。一直.......但是那畫面過於衝擊,明明身體是如此危急的狀態,那種焦急的神情卻訴說著對方依然以他作為優先考量......如果不是出於真心的忠誠是無法辦到的。


「社長。」一聲沙啞的呼喚打斷了逐漸亂了調的思緒。
立華對於環境的變化是很敏感的,當初察覺老鬼正窺視著他與桐生先生就是個例子。不過......他能確信這種敏銳的感官並非現在感覺到的這種。這種明顯到皮膚表面就能感覺到異狀的情況讓他不禁繃緊了神經。

「在我向您坦白事情的原委前,能否請您聽我說說一件事呢?」

那不是個詢問。立華沉默的倚著略高一些的視角垂眼看著那雙飄忽不定、光芒閃爍不定的棕眸,內心的不安與躁動正逐漸擴大。是來自尾田先生的懇求。

一聲重重的嘆息先起了頭。「果然,這句話還是由我親口說好了......」尾田露出苦澀的微笑,拇指撫過最後一處帶著血跡的臉頰。「我......真的......很喜歡立華社長。」


帶著消毒藥水及一絲鐵銹味的空氣彷彿頓時凝結了。


面對毫不掩飾瞪大了的雙眼,尾田自嘲的哼了一聲:「但是社長的一門心思全都栽在您的妹妹身上,我跟了您這麼久怎麼會不明白呢?人的感情真是種難以掌控的東西,明明是知道的,這些事情我都再清楚不過了,卻依舊為了自己的私慾甚至瘋狂到一廂情願認為把牧村實交出去就能換得與你安穩生活的機會,想想真的很蠢,對吧?」

立華無法開口。頭一次,那些讓立華鐵這個名字能縱橫不動產界的聰明才智都起不了作用,無論是對於尾田長久以來都極力隱藏的戀慕,還是尾田爽快坦承的背叛。

「我知道社長會恨我,在做了這麼多無法挽回的事情之後......真的很抱歉,明明嘴上說著崇拜您,下定決心代替那隻為了我而犧牲的右手,卻依然給您添了麻煩。」閃爍著微弱光芒的棕瞳飄忽不定,這種開堂對簿的時刻對雙方來說都並不自在,尷尬的沉默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臉部的瘀青與血跡都被清乾淨後尾田主動把話題換了一個。


「您果然還是得盡速就醫,手部與腳部的傷勢實在太嚴重了。」尾田吸了吸鼻子,闔上已完成任務的急救箱,垂下視線,又是一陣沉默。

立華覺得自己肯定得說些什麼的,不能說已經原諒了尾田先生,這種簡陋的謊言對自己認可的下屬簡直是種低劣汙辱,但是又能說什麼呢?原本就抱持著眾多相悖的感覺了,在對方坦然的告白後他對尾田先生的感情儼然正式宣告陷入了一團亂。

在立華試圖釐清思緒的同時,於那令人窒息的寂靜中尾田悄悄的握緊雙拳,連手掌下的床鋪都被捏的陷了個小坑,在顫抖的手去殘害另一邊的床墊前,他開了口,吸引了立華的注意。「或許您多少都有查覺到。」




「我已經......死了。」

评论(18)
热度(4)
© 特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