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龙】二重奏▪之三

概要:以官方劇情為基礎延伸的AU,在這故事裡,桐生依然沒及時趕到,然而事情在這部分有了另外的發展。

過渡章節。主要為立華往後的行動做個前情提要,接下來的章節可能就屬於我流的立華社長了。應該基本上還是照著官方設定的。


Chapter 3

照著桐生先生的說詞,立華婉拒了社員的好意,親自駕車前往那棟施工大樓,路途上他一度猶豫自己這麼做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現在究竟對尾田純這個男人抱持著怎樣的想法他自己都理不清了。筱喬的事情他恐怕是永遠無法原諒尾田先生的,但同時的,他也並非恨著為自己奉獻了生命的立華不動產第二把交椅。無可否認的,他們之間的確有深厚的情誼,不是對筱喬那種必須守護的至親之愛;不是對桐生先生宛如所謂極道的『兄弟』之愛,而是更加、更加複雜的感情。

......那究竟是什麼呢?立華注視著搭在方向盤上的手。這問題在尾田先生的靈魂消散後他曾問了自己無數次,反反覆覆,枯燥乏味,這好比將石頭扔到深不見底的沼澤,你只能眼睜睜見著泥沼逐漸吞噬了那渺小的小石子,卻吝嗇於吐出任何東西--之於尾田先生他何嘗不是那片沼澤?貪婪的接受了十餘年毫無私藏的仰慕與全副心力,卻連一聲「我愛你。」甚至是「我恨你。」都不肯回應。

那個時候,在透出深沉哀戚的雙眼下究竟還藏著些什麼?

—藏著些什麼?

...........

......

立華從乾枯的血泊中小心翼翼地抱起早已失去溫度與血色的屍體,情緒來的很快,他措手不及,只能愣愣地看著懷中沾了斑點血跡的消瘦面容,任憑淚水溢出眼角,滑過臉頰,滴落在死灰的皮膚上,心臟的絞痛幾乎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原本以為自己會更激動的。

但他只是默默的看著那雙化為永世寂靜的雙眼,很久很久。



清晨的神室町其實相當冷清。

「尾田先生,你會不會責怪我怎麼不把你葬在蒼天堀呢?」立華對著凍僵的右手哈著氣,波瀾不驚的雙眼看著那一塊鼓起的小土堆,少了當初對桐生訴說野望的熱情、缺了曾經要賭上性命拯救親妹妹的堅定,現在他的眼睛裡,只有對世俗人情的淡漠。

裝著義肢的斷面正隱隱作痛,老毛病了,卻格外的令人懷念——畢竟這舊傷是唯一贈與尾田的事物了。摩挲著罩著身子的大衣袖口,他蹲下身,撫平了惹眼的弧度。

只要我記著就好了。

直起身子,他拄著醫生叮囑不可離身的拐杖,轉身離開可說是這一連串事件的起源,那僅僅一坪的小空地——在過去的見證下,以自身的轉變弔念著已逝去的亡魂。


只需要立華鐵一人記著尾田純曾經存在過這殘酷的世界就好了。

评论(2)
热度(1)
© 特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