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龙】二重奏▪之四

概要:以官方劇情為基礎延伸的AU,在這故事裡,桐生依然沒及時趕到,然而事情在這部分有了另外的發展。

我就要讓他們幸福,休想攔著我!!這遊戲真心虐,我看到哪個喜歡的官方你沒幾集就發了便當,尾田也是,西谷也是,除了主角群之外就剩東城會吉祥物了,官方拜託別啊!(哀號)

後面立尾的日常到底要不要當番外呢?


Chapter 4

和煦的午後陽光透過四方形的玻璃窗照耀著沾著幾滴乾枯血漬的側臉,顯然是出了神的雙眼也染上了橘黃色的光線,原本該閃爍著光芒的眼睛卻因為半垂的眼皮而少了許多生氣。立華愣愣地看著泛著琥珀色的瞳孔,那彷彿是孩童時期到處都能見到的玻璃彈珠,清澈,又埋藏著能映出一切的透徹感。

還記得那時候筱喬還沒出世,大夥們一同湊齊八個珠子,因為彈珠互相碰撞的聲音而歡騰著,新奇的玩意兒讓幾個小孩一直玩到了落日,那時候夕陽恰好穿過兩幢紅磚屋之間的小道,融入了屬於他的那顆玻璃珠,稀奇的變化立刻擄獲了孩子的心,在那之後他就常常趁著落日到晚餐前的這段空閒時間捏著玻璃彈珠,每天從不同角度觀賞變化莫測的光芒。


那時候立華很著迷於這小小的球體,尤其是一顆深銅色的。


搞什麼呢。立華垂下腦袋,暗暗自嘲。當初決定回來一趟除了整理雜物外不就也隱隱期待這種機率渺茫的事情嗎,那這股油然而生的後悔是怎麼回事?他不免的猜想當眼前除卻了肉體的靈魂轉過身來會是怎樣的,或許他的猜測是錯的,尾田先生反倒因為兩週前的事成了怨靈,潛伏在暗處等待報仇的機會,而他將面對強烈的恨意而死去。

懷著無數的猜測,立華望著那抹身影,握著拐杖的手收緊了一些。儘管內心千思百緒卻擠不出半句話,但是他又能說什麼呢。

難以避免的悵然若失一瞬間充氣般的盈滿了立華的內心。

事已至此,他還有什麼好失去的?這條命是尾田救回來的,拿走又何妨?既不能見桐生先生,也不可能去見筱喬,目前也沒什麼一定得做的事情,那就姑且一試吧,究竟尾田是對他的愛深還是對他的恨更深。


「呃?立華、社長......?」儘管缺乏了觸覺,從後頭覆蓋上來的陰影依然拉回了尾田的思緒,被西裝覆著的手穿過依然維持著死前渾身是血窟窿模樣的自己,做出了擁抱的姿勢,半透明的手在略微遲疑後形式上的覆蓋立華的,然後是一句「歡迎回家。」

別走。這種話怎麼都無法從緊抿的雙唇間吐出,倔強的哽在喉頭。無論哪一方都沒有吭聲,立華思覆著該怎麼開口,卻只是讓自己更加頭疼,面對這種事,智商顯然是另一種計算方式。


尾田覺得如果自己還活著的話心臟肯定跳的飛快。

原本他會回來這也只是沒其他地方去,在立華面前消散的那一刻他就篤定了自己不會再有醒來的時候,結果一張眼就是該死的施工大樓,熟悉的水泥地板,乾涸的血,自己的屍體——沒有屍體。

其實他不是非常在乎自己的屍體去了哪,肯定是被澀澤處理掉了,可能正受到東京灣的魚群啃食,總之清醒了之後,他有段時間曾經在蒼天堀漫無目的的悠晃著,反正也沒人能見的到他,倒是他見到了一個戴著眼罩,留著馬尾的男人跟牧村實在屋頂上談話,他也沒細聽,畢竟他已經......不想再跟這個女人扯上半點關係了。

唉,怎麼就不讓人一死百了呢。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死透了的話,可就沒辦法被立華這麼抱著了啊。尾田貪戀著自己早已感受不到的溫暖與碰觸,在空有形式的環抱下轉了身,正巧對上立華的雙眼,他下足了決心,開了口。


「社長,我沒辦法離開神室町。」


兩人靜靜的凝視著對方。

「所以,要擺脫我就趁今晚,離開神室町,離開這亂成一團的是非之地,不要再牽扯到『空白的一坪』了。」尾田直直地望著看不出情緒的黑眸,平靜的說出先前就擬好的說詞。「否則我將會不計代價的以這副姿態守護您,徹底的干擾您的生活,永遠。」

在自己某一天晃到了街道尾,突發奇想的想說不如去蒼天堀轉一轉,卻撞上了一道無形的牆後,他愣了好一陣,然後無可奈何的接受自己成了神室町的地縛靈這件事。這番話他花了整整一週反覆考慮過,如果猜的沒錯,將他束縛在這的心願恐怕是不會有完成的一天了,在往後不知有多長遠的日子終有一天會遇到立華的,要?還是不要?這兩個選擇他卻用了翻倍的時間去猶豫,然後回到了這裡——初到神室町後他們倆所合租的地方。


他看著立華收回了雙手,撈過半倚在牆壁的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這狹窄的和室唯一那扇窗,拉開蓋了一層灰塵的窗子,背影透出了點無言的壓抑。

「我的副手已經翹班好幾天了,社員們都嚷著不習慣,我自己也不太習慣身邊少了個人,不知道他還願不願意回來?」一邊自言自語般的呢喃著,立華把半身探出窗外,撲騰的熱氣張牙舞爪的矇到了臉上。沒想到外頭的餐館還在,經歷了這麼多事,這個地方卻從當年租了到現在都沒怎麼變呢。

尾田驚愕的瞪大了雙眼,立華的回答再明白不過,他卻還有些不敢相信。原本告別的話都想好了,就等最終宣判下來,結果來了這麼一句——啊啊,社長的想法他終究沒搞懂過。他被內心溢滿的愉悅與激動弄得有些暈,走到了窗邊,他擠在立華身旁,把滿心的興奮之情化為了簡短的一句:


「榮幸之至,社長。」


评论(4)
热度(2)
© 特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