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龙】二重奏之從無到有(1)

概要:以官方劇情為基礎延伸的AU,在這故事裡,桐生依然沒及時趕到,然而事情在這部分有了另外的發展。

這章有偏離官方劇情的私設,請謹慎食用。個人其實是挺喜歡久瀨的,真性情,我喜歡!所以就順著劇情弄了這麼一個私心到極致的私設,不過今後應該是不會再用到了,只是為立華失蹤卻無人追查找個理由。


Chapter 5

立華的房門是反鎖的,連想要上去進行重要匯報的社員都被那扇門另一頭的沉默堵了回來,這消息讓立華不動產的社員們反應不一,有些人覺得社長不該為了要員的死而耽誤公事,即便那是跟了他好幾年的老跟班,而另一群人則抱持著相反的意見,主張這時候要給平時忙碌的社長一點喘息的空間,更何況沒了尾田先生,代辦的事項堆得跟山一樣高,又遭逢巨變,這時候還強迫他工作實在太嚴苛了。

兩方人馬在辦公室搞對立,雖然照著立華的吩咐待在房裡,尾田卻是知道的。

「社長,我建議您還是去跟兩派談談。」尾田一面看著今晚的第二十三張土地糾紛的細項報告,指尖操控著漂浮在半空的鋼筆,熟練地模仿了立華的字跡在右下角的空白處簽字,彷彿持續了一下午的控物訓練沒有摔了一綑原子筆,還要立華哄著才沒惱怒的搞失蹤。

立華審視著今早特別差人給回歸工作的副手買得鋼筆,顯然對這種極其罕見的超自然力量充滿了興趣,不過起了興致是起了興致,他依然回答了來自副手的建議。「不,讓他們自己吵吧,終究是成年人了,我想我是不需要在這種事情插手的。」

「社長說的是。」尾田點頭附和。

事情並沒有鬧大,兩派的爭執大約持續了兩天就安生了許多,辦事效率也好了不少,新上任的交涉員也逐漸步入軌道,身為社長他對社員的自制力相當寬心。當然,尾田先生藉由能力之便去疏通雙方嫌隙的小動作他是裝作沒看到的。

弄了這麼一齣,社員們竟都安分不少,也沒怎麼敲過社長室的門了,待全部事情都上軌了之後,立華接著就是去著手一些不太能見光的事。

「不、不要再打了!」神室町一條不起眼的小巷內傳出不絕於耳的哀鳴聲,偶爾還摻和了正值變聲期的青年飽含痛苦、聲調拔高的討饒,而外頭來來往往的人們卻只是帶著怪異的神色充耳不聞,加緊腳步遠離,深怕僅僅是瞥了一眼就換自己倒楣。

戴著棒球帽的青年眼中閃爍著狠戾的光芒,伸手去扯著沾滿污血的襯衫領子,右手中沾了不知多少人鮮血的旋棍毫不留情的砸向後腦勺,咕咚一聲,最後一個還存有意識的混混徹底暈死了過去,唯獨只有方才以一抵六的少年與躲藏在角落隱匿行蹤的立華還站著。

青年甩了甩旋棍上的鮮血,順手往顯然已經不能再穿的外套口袋掏了兩下,抽出立華預先塞進的手帕,仔細擦拭著還殘留在棍身上的污漬,一面忍不住開口碎唸。「社長,這副身體的體能真差,才沒打幾輪就氣喘吁吁的。」

「尾田先生,事出突然,光是找出靈感高的人就著實不容易了,別這麼苛求這位被強制徵用身體的少年。」立華帶著溫和的微笑安撫對方,主動伸手去接尚還有著一點血腥氣味的旋棍,收入隨身攜帶的手提紙袋中。

「是,社長。」尾田低喃著,內心暗自籌備關於找個專屬替身的方案,一面切斷靈魂與肉體的聯繫,方才還熟練地使著旋棍的青年立刻倒臥在地,成了那六具失去意識的軀體之一。

敢情這是在脫衣服嗎?目睹了過程的立華眨了眨眼,哭笑不得。雖然到現在也看了兩三次,但是一時半刻這畫面還真是有點難習慣。

還是靈體狀態舒服。尾田滿意的看著周圍的傑作,轉向立華。「這些人是東城會的,大概是堂島對於您的失蹤還存著疑心,見屍認人,我們可能得加緊腳步弄個假屍體出來了,否則您沒死的消息早晚會曝光——您說,那個久瀨大作是不是違約向堂島宗兵透漏消息了?」

要知道,那天尾田失控,隨便附了一個人的身來救走立華,還把久瀨手下的人都打得只剩一口氣,這事情要是給堂島宗兵知道了他們肯定免不了在神室町被滿街追殺,就像當初桐生一馬那樣,若想在這裡繼續待下去,那麼唯一的選擇就很清楚。

一開始的條件是非常不平等的,但是這是他們有求於人,久瀨這個人情也就死死的咬著他們。當空白的一坪事件落幕後,立華反而順著事情的發展反賣了更大的人情給久瀨,不提把人從警察局保了出來,甚至還提供庇護,堂島組已經分崩離析,堂島組若頭輔佐的身分代表的只有無盡的威脅,經過私底下幾番的交涉,久瀨大作成了他捏在手裡的一張王牌。

雖然說不上替立華賣命,但是對於這顆不定時的炸彈,立華終究是有九分把握的。

釐清了思緒立華沒有立刻回話,先是閉起了雙眼,食指跟拇指捏了捏眉心,舒緩自從出了公司後就沒停過的頭疼後張開眼,幽黑的瞳孔中只剩下狡黠與自信。

「他不會的,尾田先生。他還有把柄握在我手裡呢。」

低沉的聲音宛若潛伏在暗處等待獵物上鉤的黑豹。 

评论(2)
热度(2)
© 特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