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龙】二重奏之從無到有(2)

概要:以官方劇情為基礎延伸的AU,在這故事裡,桐生依然沒及時趕到,然而事情在這部分有了另外的發展。

尾田黑化注意。總覺得大寫的OOC.......


-

Chapter 6


用來掩蓋真相的假屍體人選以及後續事情立華是完全交由尾田全權處理的,他的副手做事他是放心的。

當初一身狼狽回到公司,並開始著手穩固扔了幾日的事務時,他算是清楚體認到以前尾田究竟做了多少事,很多細瑣小事都不曾麻煩到他這一層,若非一些對方不敢擅下決定的大事幾乎很少有文件會躺在他的辦公桌上等待簽字。

好幾個晚上立華睡不好,被尾田身中數槍的畫面給驚醒的時候總會站在落地窗前,俯視著燈火通明的神室町。

那些時日尾田跟前跟後的他也習慣了,現在少了那不時從身後冒出的「社長,天冷了,請您多添點衣服。」以及「社長,這些文件請您過目。」云云......一時半刻改不來的舊習此刻都無一不提醒他身後的人已經不在了,孤獨一人的日子還真是過得痛苦。

那段日子的深刻體認讓立華重新尋回尾田後對於對方是十分的信任,而事情囑咐下去的三日後,新聞上報導的無名浮屍案更是確定了自己的決定是對的,儘管還未有關於屍體的詳細報告,前天擺放在辦公桌上頭的信封袋裡頭也有著好幾張經過妥善處理的屍體的照片,毀了半邊容的臉確實與自己有九分的相似,恐怕是找人動了手腳,一些傷痕與瘀血都與當時受到堂島組拷問時相去不遠,無論位置還是深度都不會漏了馬腳。立華頓了頓,伸手去拿散在桌上的照片。

一陣對比過後,他幽幽的嘆了口氣。

「看來尾田先生非常介意啊。」

一輪對照下來,連細小的傷口都沒半點遺漏,這說明了當時的慘烈全被尾田深深刻在了記憶裡,對著那張神似的臉刻下那些傷痕時,尾田究竟想著什麼?

是否與自己親眼見到佈滿血窟窿的屍體時的紛亂思緒如出一轍呢?

立華拄著拐杖的手抖了一下。


尾田站在為了自己而鎖的門扉前頭沒有出聲。

從辦完事情,一腳把替死鬼踹入冰冷的河川後他順路打點了一些雜事,回到公司也差不多晚了,他以為立華應該睡了,結果穿牆而入後卻見到因為先前替公司大小事操心造成的消瘦身影抓著前些日子他呈上的照片陷入沉思,原本還打算邀點功的念頭硬生生的被壓了下去。

立華大哥是真的想要活著嗎?

他的腦中突然冒出了這個問題。當初一頭熱的衝去救下奄奄一息的立華,替對方包紮,爾後又是不顧對方意願的強硬問句,他那時候只貪圖對方活著,卻沒想過立華的意願,自己這麼自顧自地舖了路,又自私的製造了對方無法與親妹妹相認的情況,瞧,他連當初湊巧見到的畫面都不曾告訴立華半分,但是他怕,怕立華這次頭也不回的離開自己。

說到底他依然是沒顧這個占滿自己心頭的男人的。

尾田垂首打量自己一直保持在死前狀態的靈體,雙眼暗了幾分。彷彿澀澤那顆奪命的子彈粉碎了他一心被動地袒護立華的念頭,自從”醒”了過來,那點微薄的人性就如同風中殘燭,隨時都有可能滅掉。相較於昏暗的燈光下沉思的立華,漂浮在光線無法觸及之處的幽魂嘴角浮現一絲笑意。

「社長。」粗嘎的嗓音帶了幾分詭譎的氣息,尾音飄散在被攪開的靜默中。


他是故意的。


望著循聲回首的立華,如同以往的恭敬神態又重回了尾田染著斑斑血跡的臉上,看上去有幾分令常人望之卻步的怪異。

無論他願不願意都得活下去,這是尾田唯一的堅持,也是彌補。但是這種近乎瘋狂的獨佔就是他故意營造出的情勢了,為了生前未能實現的私慾;為了不再讓名為牧村實的女人對立華的內心造成半點波瀾;為了他所愛的立華,這是他隱藏在那份宣示般的說詞下,真正的目的。

而立華同意了。

「事情辦妥了,久瀨大作的證詞除去了堂島組最後的那份猜忌。」


打從那刻起,他們倆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评论
热度(3)
© 特桦 | Powered by LOFTER